• >
主页 > 香港中特管家婆彩图 >
香港中特管家婆彩图
UFO是真的吗?
发布日期:2019-09-09 08:46   来源:未知   阅读:

  人类科技发展到今天,集体创造的科技力量已经很惊人。大多数人已经习惯通过电视看世界,通过电话线路、通信卫星、互联网与整个世界保持联络。然而有人不借助这些,他们自己的设备就是一个系统、一个世界。他们在电波里重复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呼号,和大洋彼岸交流着,而且永远不用担心电话费,红太阳心水论坛227777永远不用担心网络故障。他们就是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一群俗称“火腿”的家伙。

  还有人不满足于这些,他们觉得地球是个渺小的地方,他们试图寻找地球外智慧生命存在的证据,并最终和他们取得联系。他们是UFO研究者,一群常被异样目光注视着的人们……

  这两个群体有交集,许多UFO研究者在一些特定的频率发射、收听信号,试图和外星人取得联系。

  其实,不管是寻找外星生物还是通联世界,都是试图让自己突破现实的空间,让交流无限进行。更重要的是,这些爱好者和研究者大多是普通人。他们尝试的,是梦想的另一种实现方式。

  2005年9月8日,首届世界UFO大会将在大连召开,20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和天文爱好者将聚首,大会将提议成立总部设在大连的全球性UFO组织——世界UFO大会。

  大会将展示很多案例。其中广受关注的一单与深圳有关,一位只有12岁的深圳孩子据说可以与外星人进行交流。大会组织者,世界华人UFO联合会副会长金帆说因为还没有经过系统调查确实,所以还不便透露细节。而世界华人UFO联合会调查部负责人张靖平则告诉记者,他将在大会期间对这个孩子进行调查。而他多年的调查生涯中,发现过一些“可能真实”的案例……

  申请参加世界UFO大会的深圳人不少,邓珂是惟一收到大会邀请函的深圳UFO爱好者。他说主要是因为他建了一个关于UFO的资讯网站。最近他在网站论坛上新开了深圳UFO爱好者的版,希望寻找最邻近的伙伴……

  邓珂是1981年出生的。“80后”的回忆里少不了像《飞碟探索》、《奥秘》这样的杂志,在他们上小学的时候,这些曾经是最热门的话题。男孩子之间常争得面红耳赤。

  也是从看那几本杂志开始,邓珂迷上了UFO。他这趟到大连有一个最想见的人——北京UFO研究会的周小强。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邓珂经常看到杂志上周小强的文章,曾经写过一封信给周小强,表达出了他的兴趣,“可能当时就是有一种感受想表达给一个敬佩的人听吧。”因为激动,邓珂不记得那封信是否贴了邮票。最近邓珂在网上联系到周小强,周小强告诉他当年没收到信。这次可以见见,周小强也很高兴。

  邓珂说他见过一次UFO,那是在衡阳老家的一个晚上,看到3个黄色的圆灯移动了一阵就消失了,第二天还跟小伙伴炫耀。如果说从小到大对UFO的认识有什么长进,邓珂说:“我最大的进步是辨认UFO的能力提高了。”比如,有个深圳网友拍到傍晚在香蜜湖上空飘过的一个红色条状物,以为是UFO,邓珂说按时间、颜色、形状判断其实那应该是架飞机。

  当邓珂收集到的国内外UFO录像达到200多段时,他想,既然自己平时积累了那么多资料,怎么不和别人分享呢?于是在2002年创建了一个网站。

  建站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觉得国内许多飞碟网站汇聚的人太杂,很多实际是关注周易、占星、气功等话题的,所以他希望有一个真正的凝聚UFO爱好者的地方。而且他觉得国内的UFO研究者也很混杂,从20世纪90年代UFO研究开始之初,UFO研究的很多“阵地”就被很多非科学人士占领了,他们有从气功领域“转行”的,有从传统经典(比如易经)转行的,就是很少本身是科技人员的。这些人占据“阵地”后,从科学角度搞研究的人也就不愿轻易涉足这个领域。

  录像资源丰富是邓珂网站的招牌。这个月更新频繁,因为每年的7、8、9月天空晴朗,比起冬天晚上较多人在露天,是UFO的多发季节。网站目前只有他一人打理,论坛的管理也是他一人承担。

  今年夏天邓珂想到昆明和凤凰山做UFO调查,但苦于找不到同道中人。他曾经想通过论坛在深圳找一些大学生、中学生爱好者暑假结伴调查,但也没找着。

  至建站以来邓珂一直没认识到深圳的UFO爱好者。但好几次他去买《飞碟探索》时,却发现都已经卖完了。他相信有很多人着迷这东西,只是无缘得见。深圳不是UFO多发地区,人们的关注少,要聚集这样的人群也比较难。

  申请参加世界UFO大会时,邓柯了解到这次大会像香港飞碟学会、台湾飞碟学研究会都有组团参加,“别人是协会里组织报名的,而在深圳却只有我一人,很是单薄。”

  广东本来曾经有过一个UFO研究会,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复存在了,记者找到几个前组织者时,他们都说自己非常之忙,无暇接受采访。

  据说,南方经济发达的地区,研究UFO的空气比北方单薄很多,因为大家都只相信眼前的东西。邓珂说希望能在深圳聚集这么一群人,这是一种寄托的延伸。

  张靖平最近颇受媒体关注,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几家媒体先后与他合作,报道了他调查多年的一些UFO事件。但是一些报道让张靖平郁闷,因为这些报道将一些本来复杂很难解释的事件,用被调查的当事人“精神偏差”、“偏执”下了注脚……

  张靖平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不过他说这个只是他的职业,而调查UFO才是他的事业。职业是事业的必备支撑,因为调查一个UFO事件,往往要花费几万块,而这些钱,都需要自己掏腰包。

  从高中时看到第一本《飞碟探索》开始,到加入北京UFO研究会进行研究,再到世界华人UFO联合会中担任职务,张靖平始终坚信地外生命的存在。

  目前,张靖平可能是国内民间少有的几个来往奔波、收集第一手资料的UFO研究者。张靖平说,这些调查往往让他有惊喜的意外收获。其中印象最深的两次调查是:曹公事件和黄延秋事件。

  张靖平说曹公事件是他迄今为止调查的所有事件中,最可信的与外星人接触的事件。

  1999年12月11日晚,夜里12点左右,曹公忽然听到铝合金玻璃窗发出咔嚓、咔嚓的奇怪响声。他睁开眼睛从床上半坐起来,就见床前站着两个人,两人均穿着像锡纸一样的银白色的紧身衣服。他们头部的比例较大,身体稍瘦,脖子较细,面部稍白,几乎无红润感。他们的眼睛呈圆形,嘴巴部位是一个小圆洞。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卧室北面的墙上向外穿过,曹公没穿衣服,也来不及穿衣服,便随着两人飘行在空中,他感到他的头部像是在奔驰的高速列车窗外被风吹着。飞过有的县城、城市时,曹公仿佛听到那两个人告诉他下面具体是什么地方,根据那两人的提示,曹公知道自己首先从良乡镇向东南飞过了固安县,又飞过了霸州市,然后转变方向向东飞,飞过了天津市,又由天津市向东北方向飞,飞至那两人告诉他下面是秦皇岛市时,又向北飞去,飞行了五六十里距离时,开始向下飘飞。

  他们带着曹公飘飞到秦皇岛市以北一个荒无人烟的丘陵地带。曹公被带进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乒乓球拍状物体内,曹公当时头脑清醒,只是有点木讷。在这里,曹公还发现了一个女孩,她看起来重病缠身。忽然,一个外星人一扬手对准曹公后颈大椎穴部位就是一记重拍。曹公立即感到浑身热流涌动,两条胳膊和手心有放电般的感觉。接着,曹公按他们的要求用力把手拍在那病弱女孩的大椎穴上,曹公手臂更加发麻,有放电似的东西从他手掌、手指流进那女孩的大椎穴。之后,两外星人将曹公送回家中。

  曹公定了定神,看了看卧室中的床、家具,知道回到家里,刚过去的一切都历历在目,疑惑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叫醒了妻子,急切地想告诉她自己刚才的经过,曹妻说:“黑灯半夜里你瞎咋呼啥呢挂”曹又补充说了点情况,不想他妻子更是不信,说:“你这是在梦游、发癔症!”

  了解到曹公被外星人邀请事件发生后,张靖平决定沿用国际惯例,对此一事件进行催眠和测谎两项技术调查,以期通过技术手段确定此一事件的真伪及其中可能更多的实情。

  首先使用的调查方式是催眠,张靖平说在催眠状态下,人是很难故意撒谎的,而且回忆起来的细节过程比正常状态下还多。

  通过北京医科大学心理学教授王效道,张靖平联系到了国内著名催眠师、中国催眠研究会(筹)会长马维祥。2000年5月3日一早,马维祥乘火车从苏州抵达了北京,到了曹公家中,让曹公开始向他介绍12·11事件的详情。当日下午,马维祥指点曹公在床上躺好,用催眠棒等工具诱导曹公进入了催眠状态。

  马维祥:“现在你回到12月11日的晚上,回到12月11日晚上10点,回到了吗挂感觉到了吗挂”曹公:“嗯”。马维祥:“好的,好的,现在睡着了吧!继续在睡,请您非常清晰地回忆,12月11日晚上刚刚入睡的情况。您紧张吗?你能清楚地回答问题,您今年多大?”

  在这可能是国内第一次用催眠进行的UFO调查中,曹公所做的叙述与正常状态下没有大的出入,甚至更加细致。

  张靖平说,事实上,早在1963年,美国著名的波士顿心理医生本杰明·西蒙对在1961年9月19日晚上被外星人绑架的贝蒂·希尔夫妇进行了回归催眠调查。而马维祥医师也曾为西安、河南、内蒙等地警方利用催眠术协助判断案情。

  催眠之后不久进行的是测谎调查,2000年8月30日下午,张靖平把曹公约到警方心理测试中心,工作人员设置好心理测试仪,并给曹公手指上、胸部等部位戴上了传感器,开始对曹进行心理测试工作。

  四轮心理测试的结论认为:被测人曹公的自述无特殊目的,事件发生过程在本人的主观意识中是真实的。基本不存在有意杜撰的可能。

  这次心理测试,是中国第一次使用测谎器对与飞碟、外星人相关的第四类接触事件进行科学调查,结论是肯定的。

  虽然已经通过了催眠调查和测谎实验,但是张靖平并不满意,他希望能找到新的证据。因为催眠调查和测谎实验只能证明曹公主观意识里有这样的遭遇。

  经过几个月努力,寻找没有结果。张靖平转而开始寻找那个在飞碟里与曹公接触的女孩。他找到国内著名的模拟画像专家—唐山市公安局姚殿义。姚警官通过曹公的描述给这个不知名女孩模拟画像。

  经过在秦皇岛附近大量散发有模拟画像的传单,在青龙县,他们找到了一个名叫肖小妹的女孩。曹公看到照片说很像。几个月后,张靖平把肖小妹接到北京,见面后,曹公说:“我第一眼看她就是那女孩!”

  在随后进行的催眠调查中,因为肖小妹身体原因,一直不能被催眠。但在随后的身体检查中,发现肖小妹背部大椎穴及尾椎附近有特殊疤痕,尾椎附近的坑状疤痕排成一个小三角形。有外科经验的蒋医师说:“这不是手术疤痕,也不是生疮或自然形成的,需要切片,作组织细胞分析,才可能查出它们是如何形成的。”

  黄延秋事件曾经被广泛关注,今年49岁的黄延秋目前在家务农,日子过得还算平静,但作为神秘事件的当事人,多年以来,黄延秋不停地接受一些专家和学者的研究。

  黄延秋在一次测谎实验中没有能通过测试,但是张靖平相信他没有骗人,因为他在催眠中所描绘的事实都很清楚。而且,很多旁证所证明的事实是无法解释的。

  1977年7月-10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一千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一千二百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说他们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九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

  有人怀疑黄延秋是以普通交通工具来往,为某种目的撒谎。但是张靖平说,如果说是撒谎的话,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比如,“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是黄延秋失踪后仅10多个小时。肥乡离上海市1140公里,乘直快列车也需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火车。坐飞机对黄延秋来说也决不可能。”

  2002年12月份,张靖平将黄延秋请到北京,请专家为他做了回溯催眠调查。在回溯催眠调查中,比较清晰地了解了黄延秋三次神奇经历的细节。从催眠结果来看,可以肯定在黄延秋的主观意识里确实经历了此事。2004年12月份,张靖平又找了催眠医师蒋方田,再次为黄延秋做了回溯催眠调查,在催眠中,让他回想并记忆背他飞行的两个“飞行人”的形象。然后又带他到唐山市公安局找模拟画像专家姚殿义警官,请他根据黄延秋在催眠中清晰记忆的两个“飞行人”的形象,模拟画出了两人当年的画像。

  张靖平说,从他调查的结果来看,当年高登民是26岁,现年54岁,约1951年生人;高延津当年是25岁,现年53岁,约是1952年生人。他们自称是山东人,名字有可能是为掩盖真实身份而用的化名,但最能透露他们身份的是模拟画像中显示的形象。

  张靖平甚至不认为这两个人是什么外星人,他甚至还援引了史料记载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他说,春秋时期的列子就能够乘空履虚飞行。在《列子》一书中,列子自称曾与壶丘子林学习九年,学会了御风飞行之术,而后隐居郑圃四十年,著书立说,不闻于世……

  2005年4月,张靖平到了山东,在山东崂山、蓬莱、泰山区域寻访两飞人,希望能像在曹公事件里找到那个女孩一样出现奇迹。当地的媒体也进行了报道,但是至今没有结果。

  张靖平:国内外的UFO研究大多如此,我曾经许多次对被调查者做CT扫描希望能找到外星人的“植入物”,但是没有结果。而且没有其它证据也是条件所限,我全是自费调查,我想,如果当时能有架直升机从空中观察,找到曹公事件中飞碟的降落场应该不成问题。

  张靖平:我发现在人类航天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时间点,UFO活动都是比较频繁,比如4月12日,那一天是人类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进入太空的纪念日,也是美国哥伦比亚航天飞机首次发射的纪念日,在此之前一些年份的4月12日前后,都有过UFO目击发生,就此可以推测那天可能是下一个UFO高发期。10月4日人类第一颗人造物体(卫星)进入太空,附近也是高发期。3月18日、4月12日、5月18日、6月18日、7月25日,这些航天史上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也都是高发期。

  UFO和媒体还会互动,这不是舆论导致的幻觉。因为往往是此地的媒体报道过后,其他地方迅速出现UFO.以2003年为例,6月24日:《北京日报》以整版篇幅报道青海外星人遗址,6月26日新华社报道阿根廷动物神秘死亡事件—随后连续三天在深圳出现不明飞行物,并由此形成6月30日大半中国目击不明飞行物的高潮。当年12月9日:《北京日报》再次以整版篇幅报道“英国揭秘UFO机密档案”,不明飞行物随即在上海露面……

  展开全部真的有好多我们不知的事,是发生在这个世上的.如美国真是收养了一条小的美人鱼,在意林这一本杂志有一这样的报道.